深度解读VAR:机器永不说谎 情怀请让位于公平

在世界杯小组赛第二轮澳大利亚与丹麦的比赛第38分钟,澳大利亚利用右角球攻门,莱基的头球攻门,打在丹麦鲍尔森的手臂上,皮球减速变向,在VAR的帮助下,主裁判定鲍尔森用手触及飞向球门的皮球,并导致皮球变线,因此判罚点球。

在本届世界杯上,澳大利亚在澳丹战中获得的点球,在澳法战中被罚的点球,全部是通过主裁使用VAR获得的。AVR全名为“Video Assistant Referee”,即视频助理裁判。在今年3月18日,国际足联正式决定将VAR运用在本届世界杯上。

VAR是一个完整的人机系统。机系统包括摄像头、无线传输系统,以及电脑处理系统,以及与主裁判沟通时所需要的通讯系统;人系统是负责进行电脑处理以及观察,并能对机系统所拍摄画面做出分析和处理的助理裁判员。人系统可以在主裁判的任何召唤下,与主裁沟通,从目前使用过VAR的比赛来看,人系统呼唤过主裁,但只给主裁建议权,因此主裁判,才是VAR的最终使用以及裁决者。

在看到澳大利亚队打入这粒点球时,澳州球迷忍不住高声欢呼,“VAR就是一切。”作为本届世界杯从VAR上享受到好处的澳州球迷,在第一场比赛中却是VAR的受罚方,在与法国队的比赛中,法国队两粒进球,第一粒点球判罚是通过VAR来判断确定,第二粒博格巴的进球,是通过VAR的鹰眼系统来确认。

即使如此,澳州球迷也愿意接受VAR,但是更多的球迷,却对VAR充满了质疑。首先,主裁通过VAR进行判罚或者改判,首先就中断了比赛的进程,并且拖延了比赛的时间,球迷认为比赛的节奏会被打断,而且两支球队的体能,会受到因使用VAR而延长的比赛时间的影响。

按照食古不化的某些人的态度,“误判是足球比赛的一部分”,尤其某些人是很享受这一部分的,所以他们对于VAR的最坚决。因为VAR在本届世界杯上得以推广使用,VAR将很快在全世界进行彻底的推广。本赛季中超也使用了VAR技术,表面来看,VAR技术使球场上的球员多了一层保障,以下举例。

在快速反击中,前锋在对方禁区内被放倒,但对方后卫也同时翻滚起来。因为速度太快,对方后卫的这个动作极有可能被放过,更糟糕的是,有些主裁因为视线的问题,反而认为前锋进攻中有侵犯动作,甚至会出示黄牌。

但是有了VAR,一切就变得的简单多了。裁判在观看了视频回放后,确认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禁区内铲球犯规,判罚点球。又或者,快速反击前锋带球突入禁区,后卫一直在卡位,坚决不出脚,因为失去重心,对方前锋突然摔倒了。因为这是一次快速反击,主裁判没有跟上,边裁也是如此,对方前锋倒地后捂着腿,主载在迟疑了一下后,把手指向点球处。但有了VAR,看下视频回放后,主裁撤销了刚才的错误判罚,顺便给戏精前锋一张黄牌。

这就是VAR的价值,在足球比赛中,VAR不仅仅是裁判的助手,更是一个公正的保证。站在执法的立场上,我们必须假设每一位裁判都是公正的,他们拥有丰富的经验以及站位,能够看清楚场上的变化,但是在突发情况里,VAR最为准确和公正。

因此,VAR技术对于主裁也有双重意义。第一重意义是主裁的另外一双公正的眼睛,第二重意义是,他还是盯在主裁判身上的眼睛,当主裁犯错时,VAR具有纠错功能。

误判是真正会改变比赛的进程的因素,颓废和无助会渗入到球员心中,同时愤怒也在滋生,场上火药味,会因为主裁的视线以及角度问题产生的误判,而越来越大。以2002年世界杯韩国同意大利队的比赛为例,如果有VAR,厄瓜多尔裁判莫雷诺,敢把托蒂在对方禁区内被侵犯,反判为假摔并出示第二张黄牌吗?答案应该是明确的,他不敢。

没错,主裁在使用VAR的同时,比赛可能中断,但对于双方来说,这保证了判罚的公正性。如果没有VAR,误判会使一方得利,但也有一天,得利方也有被误判的时候。

因为我们要明白,误判才会影响比赛的进程,2002年意大利与韩国一役,就是被误判决定的比赛。VAR不会出现误判,因为机器绝不说谎,机器绝不犯错,机器是一个无言的监督者,他不仅监督着球员,也监督着裁判。

当然还是有球迷会说,我们喜欢看那种传统的比赛,主裁判跑的满头是汗,他是对球场内发生的一切的最终裁判者。

在这种情况下,比赛变得很有趣味,主裁可能出现失误,失误后也许还会被球员包围,有时他会在球员的坚持下,与边裁讨论半天,改变判罚,有时他又会无视边裁拼命摇旗的小手,坚持自己的错误判断。有时他还会因为第一个误判,而进行第二个误判,补偿第一个误判的受害方。

很多三十五岁以上的老球迷,大概认为这是一种球场现象,比赛本来就是由裁判在控制,这个裁判,指的是三个人,主裁与边裁;而不是一个人机互动系统。四十五岁以上的老球迷,态度可能更坚决一点。诺丁汉森林的老球迷们可能更喜欢在城市球场里叫喊着,当他们叫着叫着,突然看到主裁窜到场边看电脑屏幕,心里那个窝火,大概连砸场子的心都有。

站在世界杯的舞台上,当韩国人好不容易搞定一切,派出莫雷诺来阻挡意大利队时,马尔蒂尼突然要求使用VAR来观看视频回放。这时候,莫雷诺就很尴尬了,一方面,观看必然会纠正自己的误判,因为还有VAR裁判在,如果不敢看,这个戏就有点过火,容易在赛后烧到自己身上。

因此,也许球迷和观众,并不喜欢VAR技术,这种情感是双重的。一重是球迷心态,球迷认为,很多传统是不应该丢掉的,其中包括主裁判对一切的裁判权,哪怕产生错误的判罚。第二重,则是我们人类天生对于机器的恐惧心理。这些反对的理由,既有食古不化式的坚持,也有对人类的未来的道德恐惧。

但是说到底:与球迷和观众的态度与情怀相比,在比赛中,最需要保护的,是所有参赛队球员以及教练的付出,特别是在世界杯赛场上,VAR能够公平的保护球场上的所有人四年以来的努力和准备,甚至是裁判。

6月16日,法国队与澳大利亚的比赛中,VAR第一次在世界杯上使用,第54分钟,格列兹曼在禁区内,被澳州后卫里斯踢倒,助理裁判给主裁示意,建议使用VAR,经过观看视频回放,确认里斯犯规并出示黄牌,判罚点球。第81分钟,博格巴挑射,皮球击中横梁后弹入门内,接着被澳州门将抱住,通过使用VAR的鹰眼系统,确认进球。

6月16日,秘鲁与丹麦的比赛,第44分钟,秘鲁队的奎瓦在禁区内被鲍尔森撞倒,主裁对鲍尔森的动作出现判断迟疑,他自己选择使VAR,确定鲍尔森的动作是个点球犯规,判给秘鲁点球,但奎瓦将球打高。这场比赛秘鲁0-1负于丹麦。

6月18日,瑞典与韩国的比赛,第62分钟,张贤秀在本方半场失误,瑞典边路传中,在瑞典队的这次进攻中,韩国队的金泯友铲翻了克拉森,主载没有任何表示,瑞典球员纷纷投诉,强烈要求观看VAR的视频回放。边裁此时的提醒也到,建议主裁观看VAR的视频回放,主裁来到场下观看后,判罚点球,瑞典的格兰奎斯特主罚命中,瑞典1-0绝杀韩国。

6月19日,俄罗斯与埃及的比赛,比赛第72分钟,俄罗斯已经3-0领先,埃及的萨拉赫此刻在俄罗斯禁区内被拉倒,主裁迟疑,最终通过VAR的视频回放,判给埃及一个点球,由萨拉赫罚中。这个VAR判罚很有特点,这是一个经过VAR提供的实景再现,由主裁针对主队的一个点球判罚,2002年要是使用VAR,葡萄牙、意大利和西班牙就不会那么惨。

6月20日,西班牙迎战伊朗的比赛,第62分钟,伊朗雷扎扬开出右路任意球,阿兹头球一蹭,埃扎托拉希在门前六米处射门,皮球碰到西班牙后卫小腿弹入网。VAR裁判给主裁库尼亚提示,这个进球存在争议,建议主裁观看视频回放。经过观看,库尼亚判定伊朗在任意球罚出时,有球员处在越位位置,进球无效。

综上所述,VAR使主裁做出了对防守方在禁区内犯规后的五次点球判罚,此外,还有一次对越位球的追罚。助理裁判或VAR裁判,只能在比赛中给予主裁提示,他们只有提示权,决定权始终在主裁手中,但每一次收到提示后,主裁都认真的使用VAR。

在英格兰与突尼斯一役,一贯在世界杯上被黑的英格兰,在本届中也没有逃过。第33分钟,突尼斯的尤素福在禁区左侧与英格兰后卫沃克,在贴身卡位时摔倒,做出夸张动作倒地。

从慢动作看,尤素福先击打沃克后颈,沃克几乎是下意识的用左手一推,尤素福随即倒地。首先尤素福有侵犯动作,再接着沃克的动作并不能使尤素福倒地,尤素福倒地完全是表演性质的。

哥伦比亚裁判威尔玛判罚点球,沃克和其他英格兰球员建议使用VAR,被威尔玛拒绝。还是这场比赛中,凯恩有一次禁区右侧直接被掀翻,这是一个标准的点球,但威尔玛视而不见,英格兰球员同样抗议,不受理,但赛后,英格兰队要求对此役的VAR进行检测,查看主裁判威尔玛是否有错判以及漏判。

象威尔玛这种直接拒绝,是主裁的权力之一,但问题是,谁来保障球员的利益,象英格兰与突尼斯一役,突尼斯尤素福的摔倒,并不是外力所致,英格兰球员有没有权力要求进行VAR判罚?

一个比较可行的建议是:应该给予比赛中的两队使用VAR判罚的机会,每队不超过三次,在认为主裁判判罚失真时,可要求使用VAR,但次数只有三次;同时,如果主裁拒绝使用VAR,必须原因明确,并且要在赛后使用VAR复盘。

若主裁判罚确实存在问题,而主裁又拒绝使用VAR,那么主裁应受到纪律处罚,如果判罚没有问题,主裁坚持不使用VAR,那么裁判无责。

在这种情况下,球队球员教练和主裁的权益都受到了保证,唯一受损的似乎只有球迷,比赛的节奏被打断了,但为了公平,总要要小小牺牲的一方。(钱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