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运动品牌价值榜:耐克8强独占6席 阿迪彪马剩“独苗”

昨夜今晨的2022卡塔尔世界杯,高潮再度迭起。在“伊比利亚双雄”出战的两场比赛中,仅有葡萄牙大胜6-1瑞士顺利晋级,西班牙则在点球大战中不敌摩纳哥的“纯粹足球”,倒在了八强的门前。球迷们期望的“伊比利亚德比”,未能在8强成功上演。

至此,卡塔尔世界杯8强席位正式出炉。在接下来的4强席位争夺战中,克罗地亚对阵巴西、荷兰对阵阿根廷、摩洛哥对阵葡萄牙以及英格兰对阵法国。

随着8强正式落位,世界杯的“装备战”也到了白热化的阶段。体育大生意从运动品牌观察的角度,结合8强席位的情况,简单回顾截至目前的卡塔尔世界杯“装备战”情况。(往期报道: 解码卡塔尔!《世界杯营销报告》与《运动品牌价值榜》重装上阵 )

从8强席位来看,耐克赞助的荷兰、英格兰、法国、克罗地亚、巴西以及葡萄牙均顺利晋级,而阿迪达斯赞助的七支球队仅剩下阿根廷一席,彪马赞助的六支队伍仅剩下摩洛哥一席。

在8强席位出炉后,卡塔尔世界杯的阶段性赢家无疑是耐克。耐克不仅在数量上占优,在质量上也取得了丰收。在今年世界杯开赛前,耐克“押注”了32支球队中的13支,而其中又有6支成功跻身8强,“押注胜率”接近5成。

根据体育大生意整理并制作的《卡塔尔世界杯球衣品牌价值榜》显示,耐克以93.36分暂时领先身后的品牌。体育大生意根据小组赛、淘汰赛以及加时赛等不同阶段的赛事为依据,为各大品牌统计得分。

例如,小组赛期间,球队每一次获胜,对应的球衣品牌得3分,平局得1分,落败得0.5分,而淘汰赛得分由基础分*加权值得出。加权值以世界杯官方奖金分配的比例为依据,原则上为淘汰赛晋级奖金与小组赛奖金的比值。详细的算分规则以及最终的榜单,体育大生意将会在世界杯结束后完整发布。

考虑到阿根廷和摩洛哥的情况,两支球队想要在各自半区突出重围难度颇大。前者需要连克荷兰以及巴西和克罗地亚之间的胜者,才能晋级决赛,而摩洛哥则需要先过葡萄牙这一关。

从8强对阵来看,耐克已经锁定了两个席位,分别是英格兰和法国、克罗地亚和巴西之间的胜者。按照目前的形势来看,不排除4强战是耐克内战的可能。假若荷兰最终战胜阿根廷、葡萄牙淘汰摩洛哥后,最终4强战将会演变成耐克内战。而在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4强席位,阿迪达斯占据了一席。

若按照球迷们普遍预测的“剧本”来看,决赛热门双方是桑巴军团和高卢雄鸡。这样一来,2022卡塔尔世界杯决赛将是2018俄罗斯世界杯决赛的“耐克内战翻版”。

在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上,阿迪达斯赞助了12支球队,成为了上一届的赞助大户。到了2022年,阿迪达斯的赞助数量减少到了7家,其中伊朗转投了本土品牌Majid。除了俄罗斯因其他原因无缘卡塔尔世界杯外,阿迪达斯在上届世界杯赞助的瑞典、哥伦比亚以及埃及均未能踏上前往卡塔尔的航班。

除了阿根廷、西班牙以及日本,阿迪达斯在本届世界杯上赞助的另外4支球队,比利时、德国、墨西哥以及威尔士均未能小组出线。其中,比利时和德国是阿迪达斯足球阵营中的两大砝码,他们在小组赛阶段的失利导致阿迪达斯早早陷入了尴尬的局面。

而到了1/8决赛,更令阿迪达斯再遭沉重打击。迄今为止,卡塔尔世界杯仅进行了两场点球大战。无独有偶的是,这两场点球大战的失利者正是阿迪达斯所赞助的日本和西班牙。

在日本和西班牙被淘汰出局后,阿迪达斯所赞助的队伍仅剩下潘帕斯雄鹰。押注7支球队,4支小组赛未能出线支倒在点球大战,仅剩下1支晋级8强,阿迪达斯的足球阵营形势不妙。

赞助的球队被淘汰出局后,阿迪达斯也迅速将其球衣打折出售。在德国队出局后不久,阿迪达斯官网就以50%的折扣出售德国队球衣。对此,阿迪达斯驻卡塔尔发言人持乐观态度,重申品牌世界杯系列产品销售额达4亿欧元的目标。

将视角拉到2022年一整年,局面也不容乐观,受到全球运动服饰品牌第二的宝座失守、中国市场业绩大跌以及与侃爷解约等多重因素影响,阿迪达斯真可谓是内外交困。连续两届世界杯表现不如意的阿迪达斯急需改变颓势,否则德国品牌在足球领域建立的“护城河”,也将会守不住。

西班牙被摩洛哥淘汰的剧情,恐怕令不少球迷大跌眼镜。正是得益于摩洛哥的出色表现,其球衣赞助商彪马也因此而“沾光”。

作为本届世界杯的最大黑马,摩洛哥一路击败不少强敌:小组赛首轮0-0逼平俄罗斯世界杯亚军克罗地亚;次轮2-0完胜劲敌比利时;末轮2-1将加拿大淘汰出局;到了1/8决赛,又将斗牛士送回伊比利亚半岛。

拥有“纯粹足球”基因的摩洛哥在面对克罗地亚、比利时和西班牙三大世界强队时不仅未尝败绩,更是收获了三场零封对方的结果。

彪马通过赞助摩洛哥,在本次世界杯收获了足够多的惊喜与曝光。在与西班牙比赛后,“摩洛哥3-0”的话题成功冲上了热搜榜首位,在这场大范围的舆论传播中,无形地帮助彪马进行了宣传。

在赛后,彪马官方微博和推特也更新了动态,祝贺摩洛哥晋级。“终有一些时刻被写进历史🇲🇦 无所畏惧,创造更多可能🔥 ”彪马官方微博写道。

除了摩洛哥以外,彪马在本届世界杯最重要的营销资源无疑是巴西当家球星内马尔。在1/8决赛成功复出的内马尔穿着彪马战靴,贡献一传一射,帮助球队成功淘汰太极虎韩国。

值得一提的是,同为彪马旗下代言人的CBA球星、辽宁男篮球员赵继伟“隔空”与内马尔进行了一场跨界联动,“浑南内马尔”为本尊加油打Call。

在2018俄罗斯世界杯上,除了耐克、阿迪达斯以及彪马三大品牌外,还有5个品牌组成“第四阵营”,分别是Hummel、茵宝、Unlsport、New Balance以及Errea。

而在今年世界杯上,“第四阵营”由6个品牌组成,分别是赞助丹麦队的Hummel、赞助伊朗队的Majid、赞助厄瓜多尔队的Marathon、赞助哥斯达黎加的NewBalance、赞助喀麦隆队的OneAllSports以及赞助突尼斯队的Kappa。但可惜的是,这6大品牌目前为止已经全部出局,未能更进一步。

Hummel则是丹麦本土品牌,成立于1923年。在《俄罗斯世界杯球衣品牌价值榜》中,Hummel排在了三大品牌身后,成为第四阵营的领跑者。在今年的球衣品牌价值榜单上,Hummel则成为“副班长”。在三场小组赛中,丹麦仅取得了1平2负和1粒进球的惨淡战绩。

New Balance,读者们可能要更为熟悉。在慢跑鞋领域造诣深厚的美国品牌,在足球赛场上同样有着不少的动作。英格兰球星拉希姆-斯特林便是New Balance足球系列的代言人。2021年5月,斯特林从耐克转投New Balance成为旗下代言人。

NewBalance赞助的哥斯达黎加在本届世界杯表现糟糕,在小组赛首轮更是吞下了0-7的惨败,最终哥斯达黎加取得了1胜2负的战绩,无缘小组出线。NewBalance也排在了球衣品牌价值榜的倒数第二位。

还有一位并列球衣品牌价值榜倒数第二位的是伊朗本土品牌Majid。Majid曾用名为Merooj,该公司由前伊朗国家足球队的官方理疗师所创立。2013年,Majid作为国际排联沙滩排球世界巡回赛的官方服装供应商而被大家所认识。

受到场外因素事件影响,伊朗在本届世界杯的状态低迷,小组赛3战全败。Majid的排名也因此受到影响。

由One All Sports赞助的喀麦隆队在本届世界杯的表现尚有惊喜,在小组赛最后一轮以1-0战胜了巴西队,最终喀麦隆队取得1胜1平1负的战绩。

值得一提的是,喀麦隆因为球衣赞助事件产生了一出肥皂剧。One All Sports其实是一个赛车运动品牌,而非传统意义上的足球品牌。喀麦隆与One All Sports的合作其实十分仓促,在世界杯开始前三个月,双方才达成合作。原因在于在今年7月,喀麦隆不满LeCoqSportif的“表现”,所以单方面解约。

在埃托奥的描述中,One All Sports 会在每年为喀麦隆国字号球队提供价值百万欧元的装备,以及150万欧元的赞助费。而 Le Coq Sportif 在此前协议下的年费仅有75万欧元。

赞助突尼斯队的Kappa相信读者也不陌生。这个历史悠久的意大利品牌与足球的联系也十分密切。除了突尼斯以外,Kappa还赞助了斐济、新喀里多尼亚和加蓬这三支国家队。突尼斯在本届世界杯上表现平平,取得了1胜1平1负的战绩。

由Marathon赞助的厄瓜多尔取得了1胜1平1负的战绩。在万众瞩目的揭幕战中,厄瓜多尔以2-0击败东道主卡塔尔,为Marathon赢得了海量的曝光。

Marathon是厄瓜多尔本土的运动服装品牌,成立于1981年。除了自己制造体育装备以外,Marathon还进口分销如阿迪达斯、耐克和彪马等全球知名的运动服装产品。

2022卡塔尔世界杯的球鞋战况如同球衣战况一样,截至现阶段还是耐克大幅领跑。由体育大生意整理制作的《卡塔尔世界杯球鞋品牌价值榜》显示,耐克以3195的总分遥遥领先第二位的阿迪达斯(1929分)。

体育大生意统计了每位世界杯登场球员所穿球鞋的品牌,根据球员的表现计分,所得分数记在该品牌名下。把所有该品牌名下球员的积分相加,即为该品牌的总得分。按照总得分排名,得出球鞋榜榜单。

计分项目包括登场分、战果分、进球分和助攻分。即某位球员所在球队的战绩如何、球员个人是否有进球助攻,都会影响其球鞋品牌的得分。

例如,登场分是出场球员(不分首发替补)所使用的品牌得1分;战果分是胜方球队出场球员额外加3分,负方球员不加分,战平双方球员各加1分;进球分是不限小组赛或淘汰赛,不限常规时段或加时赛时段,任何进球球员每进球一次加10分。具体的算分规则以及最终的榜单,体育大生意将会在世界杯结束后完整发布。

在1/8决赛结束后,本届卡塔尔世界杯已经产生了148个进球(含2个乌龙球)。首开纪录的进球,来自于耐克战靴。在揭幕战上,厄瓜多尔队长恩纳-瓦伦西亚穿着耐克球鞋梅开二度,帮助球队2-0轻取卡塔尔。

而迄今为止的最佳进球,仍是由耐克球鞋夺得。在小组赛最后一轮巴西对阵塞尔维亚的比赛中,身穿耐克战靴的理查利森接维尼修斯送出的助攻,在禁区内凌空倒勾破门。

巴西新9号的这记倒勾不仅惊艳全场,球迷们甚至还认为这个进球能够提前锁定本届世界杯的最佳进球。理查利森脚上的这双耐克战靴Mercurial Vapor 14,因此有可能成为了本届世界杯最闪耀的战靴。

虽然耐克在球鞋榜上强势依旧,不过阿迪达斯和彪马两强也各有亮点。本届世界杯十六强结束后,使用这两个品牌球鞋的球员的出场次数、进球数、助攻数都已经超过上届整届赛事的数量。证明这两个品牌都在有力地扩大版图。

事实上,紧追三强之后的美津浓、New Balance在本届世界杯的表现,也是优于上一届。作为日本品牌,美津浓被来自东亚的日韩球员广泛使用,因此出场次数飙升。而New Balance目前已制造5个进球,超过俄罗斯时的1个,而且主打的两名英格兰球员斯特林(虽然存在因失窃案退队的可能))和萨卡仍有机会登场,New Balance战绩仍有望提升。假如两位攻击手多进两个球,就会反超目前很可能已经没有合作球员留在赛场的美津浓(此前美津浓出场球员分别来自突尼斯、波兰、日本、韩国,这些球队均已出局)。

本届世界杯的球鞋品牌亮相数量,相比俄罗斯时也略有增加。两个墨西哥品牌,Charly赞助了墨西哥后卫莫雷诺,Pirma则赞助哥斯达黎加选手坎贝尔。这两个品牌并未在俄罗斯出现。而俄罗斯世界杯上有上榜的茵宝则在今年缺席,所以本届世界杯暂有10个不同品牌球鞋登场,比上届赛事多一个。

无品牌球鞋选手中最大牌的是哥斯达黎加门将纳瓦斯,他的阿迪达斯Predator的三道杠被涂黑后,变成一双真正的全黑鞋。而摩洛哥后卫马兹拉维的Mercurial涂抹后耐克的标志勉强可见。

有的无品牌球鞋不能叫涂抹,应该叫涂鸦。例如加拿大前锋霍伊莱特将白色配色的Mercurial涂成带加拿大枫叶标志的红白战靴,塞内加尔攻击手西斯的黑色Mercurial也加入了塞内加尔红绿黄国旗主题色元素。有意思的是,两位球员都没有在所有场次中使用涂抹球鞋。所以在部分比赛日的统计中,他们仍算成耐克球员。

还有一位无品牌选手最有意思——美国后卫耶德林。他本来穿的就是一双冷门球鞋、美国品牌Tru Tenaci,然而无论穿红色还是黑色配色上场,他都把品牌的“六个点”标志同近似色涂掉了。Tru Tenaci2019年才首次推出足球鞋,经过耶德林一番“原创”后,球鞋榜根据规则不收录该品牌。

耶德林遮住球鞋品牌,反而在球鞋侧贴上“Mount Avery”的贴纸。Mount Avery是他的个人时尚品牌,耶德林的“排他”做得颇为到位。

在卡塔尔世界杯结束后,体育大生意将制作《卡塔尔世界杯营销报告》,当中会包括运动品牌复盘等精彩内容,以体育营销的视角来回顾卡塔尔世界杯的美妙精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