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足与男足性取向态度两个极端世界杯上澳大利亚最庞大LGBT阵容

现在已经是2023年,男足基本上依然维持一向雄纠纠、传统保守态度与形象,不同性取向至今仍是禁忌,更衣室甚至有恐同文化,寥寥可数的职业球员出柜都会成为大新闻。去年男子世界杯在卡塔尔上演,国家队队长甚至连戴上支持不同性向的彩虹臂章的自由也没有,同在2022年上演的女足欧洲杯却完全没有这问题,因为两者向来是不同产物。

女子足球世界跟男足彷佛处于平衡时空,由昔日业余年代,到近10多年全面职业化,性取向从来不是禁忌,女足标志人物由美国名将梅根拉皮诺埃、巴西传奇马塔、澳洲王牌射手科尔等等,均早已公开同志身份。

有统计指今届女子世界杯公开出柜球员多达96人,主队之一的澳洲冠绝各队,8强击败法国一仗,澳洲阵中甚至出现异性恋球员变极少数的有趣情况。

2023女子世界杯32支球队,共736名球员,关注LGBT议题的体育平台《Outsports》统计,今届赛事公开LGBTQ身份的球员至少有96人,占整体约13%,另外亦有3队主教练公开同性恋者身份。

这个数字并未计算尚未公开出柜、但本身为LGBT一员的球员,已创下历届人数之冠,实际数字肯定不止此数。英格兰2022欧洲杯冠军功臣米德便说过,「球员对更衣室恋情早已见惯不怪」,效力阿森纳的她,曾与队友范德东克相恋多年,后者2021年转会里昂后二人分手。阿森纳阵中另一荷兰星将米德玛亦与队友埃文斯拍拖多年,埃文斯2021年夏天外借西汉姆后不久,与米德玛恋情亦告终。米德不时安慰同告失恋的米德玛,并渐渐擦出爱火花,而云迪当去到新球会里昂,亦恋上队友Ellie Carpenter。

去年英格兰赢得欧洲杯后米德与米德玛公开恋情,一个是英格兰夺冠功臣,一个是荷兰纪录射手,消息相当震撼。事实上,荷兰在2022欧洲杯8强出局后,米德玛在英格兰对瑞典的四强战坐在米德父母和家人身旁,身上穿上英格兰球衣,由竞争对手变身为WAGs(太太及女友团)一员。可惜的是,米德和米德玛上季赛事先后因前十字韧带(ACL)撕裂收咧,无缘在今届世界杯交锋或为对方打气。

没有这两大巨星,「由对手变WAGs」一幕在今届女子世界杯依然再度出现,主角由米德玛换成她的荷兰队友、亦即是米德的前度云迪当。荷兰8强不敌西班牙出局后翌日,云迪当由新西兰惠灵顿飞到澳洲布里斯本,她不止由荷兰战衣改穿女友卡宾达的澳洲21号球衣,在观众席上为对方打气,帽子上还绑上Carpenter头上的招牌粉蓝色头带。

由对手变太太团在女子足球相当普遍,最经典画面莫过于澳洲队长科尔与美国中场梅维斯在东京奥运女足铜牌战后一幕。当时澳洲以3:4不敌美国,科尔落寞地坐在草地上,当时所有球员也离开了,没有上阵的梅维斯坐在科尔身边温言安慰并紧紧拥抱对方。

二人的可爱互动,旁若无人得彷佛全世界只剩下她们两人,梅维斯最后成功令科尔重拾欢颜。今届世界杯美国爆冷16强止步,未能再度澳洲交锋,梅维斯亦随即加入澳洲WAGs打气团,美国8月6日出局,她由墨尔本前往悉尼,8月7日在澳洲对丹麦一仗为女友打气。8强澳洲互射十二码气走法国,科尔身为刽子手之一,梅维斯更送上热吻祝贺。半决赛对英格兰一仗她肯定会再度上阵。

澳洲队是今届赛事最多公开LGBT身份球员一队,而且几乎全是主力成员,以8强对法国一仗为例, 14位曾上阵球员多达10人为LGBT一员。

澳洲半赛对手英格兰,就算没有米德,阵中尚有左翼卫戴莉,翼锋汉普,守将布朗斯、卡尔塔,中场沃尔什、诺比斯等为LGBT成员,而戴莉的前女友,正是澳洲队长科尔女友梅维斯,为这场半赛加添一点茶余话题,留意三人到时互动。

性取向当然是球员私隐,不过包括美国传奇梅根拉皮诺埃,不少著名女足球员却抱持一份要被全世界看见的心——推广女子足球。

今届由澳洲和新西兰共同主办的赛事大受欢迎,截至四强阶段料售出198万张门票,相当于平均每场3.1万球迷入场,轻松突破2015年加拿大世界杯135万张门票、平均2.6万球迷入场的旧纪录,各国电视收视亦屡创新高,世人欣赏到女子足球在运动竞技水平火速进步,更重要的或许是看到女足与男子足球截然不同的各种元素,这些独特之处其实才是这项运动最吸引和引人入胜的地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