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杯主题曲“We Are”系列里最失败的歌

全球瞩目的欧洲杯正在激战,跟过往15届赛事都集中在一个国家举办或由两个国家合办不同,本届欧洲杯遍布整个欧陆和不列颠群岛,在不同国家的11个城市举行。从空间的角度来说,这是一次巡演。这也意味着本届欧洲杯主题曲的传播半径前所未有的大。但,真的有人听吗?

主题曲歌名《We Are the People》很亲切,人文气息浓厚,让人第一时间想到上世纪80年代迈克尔·杰克逊领头创作的那首为非洲筹集慈善资金的《We Are the World》。若从体育角度出发,必然还有皇后乐队的《We Are the Champions》,世界范围普及度应该是“We Are the X”系列里的No.1。

《We Are the World》歌词简单,慢摇滚节奏,旋律动人,唱出了最共情的慈悲和最普世的关怀,是第一首真正把世界连接在一起的流行音乐。

《We Are the World》出现在较为平和的上世纪80年代自有其时代原因。战后几十年高速发展后,世界贫富差距悬殊,人类蓦然回首,意识到需要互助。它的中文译名《四海一家》,颇有味道。虽然在眼下这四分五裂的时代,再听这歌,多一层感受。

这歌的演唱形式也很重要。词曲作者迈克尔 · 杰克逊和另一位作曲人莱昂纳尔 · 里奇联合了45位顶流音乐人一起唱这歌,包括史提夫 · 汪达、保罗 · 西蒙、肯尼 · 罗杰斯、布鲁斯 · 斯普林斯汀、肯尼 · 洛金斯、鲍勃 · 迪伦以及我最喜欢的小辣椒辛迪 · 劳帕。音乐的感染力是无形而有力的。这种歌星合唱的模式后来被复制到中国台湾,成就了华人更熟悉的经典名曲《明天会更好》。

《We Are the World》毕竟是一首社会性很强的歌曲,社会学意义超过了音乐本身。更早出现于1977年的《We Are the Champions》就不同了,它表达的是人的本性,承载着皇后乐队的激情和深刻,靠音乐本身震撼人。听起来,它是歌颂强者和冠军,其实不是,它是安慰我们所有人,每个人都是强者,每个人的内心都必须且实际上一定具备那种力量,否则为何每个人听到它,都会觉得自己是冠军。

毫无疑问,《We Are the Champions》在世界各地的播放率远高于《We Are the World》,因为它既有超越时代性的人性,又能恰如其分地镶嵌于所有体育竞技比赛的氛围里。每个运动员都会告诉你,“那是我最喜欢听到的歌”。在人生的赛道上,我们每个人都是运动员。

再来听听这首欧洲杯主题曲《We Are the People》,你就会觉得它绵软无力。为了展示融合的姿态,年轻的电子乐明星马丁·盖瑞斯(Martin Garrix)联合摇滚老炮U2主唱波诺和吉他手The Edge一起创作,但曲风为了迎合年轻一代口味,还是主走电子路线。歌唱的是什么呢,听听这句就知道了:

它讲的是欧洲的融合。在英国脱欧、疫情激化了多边矛盾的当下,欧洲杯用歌曲宣扬一下正能量价值观,当然是可以的。欧洲杯60周年之际,“欧洲一家”的概念也很合适。知识分子托尼 · 朱特在《战后欧洲史》里写过:真正把整个欧洲联合在一起的是足球。一切都是那么贴切,对吧。

可是,当你让一首大赛主题曲承载那么多政治人文内涵的时候,恐怕也会限于空洞了。比赛,终究是一种对抗的游戏,足球比赛之所以受欢迎,就是因为它有原始部落对抗般的乐趣,满足人性里的。从都柏林到圣母院的街道,全是喝着啤酒、荷尔蒙过剩的球迷,你让他们这个时候喊一句“欧洲一家亲”的口号,合适吗?所以无疑,《We Are the People》注定只是某一时刻的背景音乐,而无法真正走到台前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