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活下去吧阿斯托利亚!》TSRat ^第64章^ 最新更新:2023-06-28 16:23:55 晋江文学城手机版

阿斯托利亚轻轻推开房门,她的姐姐盘腿坐在地上,闭着眼睛一言不发。墙上绘着某位通体深蓝的神祗,阿斯托利亚不知晓他的名字;达芙妮的左边放着几个装着什么的罐子,右侧是一摞书,最上面那本冒着黑烟,但由于它吸收黑烟的速度更快,这里的空气还是干净的——阿斯托利亚想起来了,这就是姐姐那天在图书馆看的书。

达芙妮还在着,仿佛没有察觉自己的到来;她冥想的样子看起来十分陌生。阿斯托利亚走到她的面前也盘腿坐下,她带着一颗砰砰跳动的心,拍了拍达芙妮的肩膀。

达芙妮的身体一阵震颤,她从那神秘的思维中渐渐苏醒过来,睁开眼睛。她被吓了一跳,阿斯托利亚可以感觉到,虽然姐姐肯定不像自己受惊时表现得这么明显。

“也许吧。不过,练习封闭术的时候几乎什么也听不见……”达芙妮喃喃地说,她似乎很快接受了这个现实。“其实,我应该知道你总有一天会找到这里来的。”

“当然,当然。”达芙妮抿着嘴。过了几秒,她终于下决心开口,“封闭术——大脑封闭术。这里是我练习的地方。”

“只有大脑封闭术吗?”阿斯托利亚看向那些玻璃罐;罐子里全是蜘蛛一样的昆虫,有几只还活着,还有一些已经肚皮朝天,咽了气。

“不可饶恕咒用在非人类生物上并不算违法,托里。”达芙妮点点头,“穆迪教授在第一堂课上就向我们演示过了;我写信告诉了母亲,她让我也练习着试试。”

达芙妮似乎有些慌乱地眨了眨眼。“危险总会有的——对我这种前途的人来说。我需要保护家族,保护学院的荣誉,一切手段都是必要的。”

阿斯托利亚握住达芙妮的双手。“听起来像是一份巨大而艰辛的责任——比我认知中一般的家族主人、或者级长要艰辛得多。”

“为什么呢?”阿斯托利亚皱着眉头,她从来不了解这些方面;美好的童年与此无关,而她们冷战时根本没有什么交流。

“我知道你长女的身份别无选择——但级长的竞争并不是这样啊,如果你不喜欢,你随时可以退出呀。还有那些超过普通责任的包袱——你为什么要接受这一切?”

“在我六七岁的时候,作为家族的长女,母亲便让我学习各种东西,从实用魔法到社交礼仪。”达芙妮说,“那时,我渐渐失去了陪你玩的时间。”

“但你那个时候不理解——也许现在也不是很理解,作为英国最古老家族的唯一女性继承人的意义与责任。事实上,我那时也不明白。”达芙妮叹了口气,“但我们的母亲明白——在父亲去世后,她一瞬间接过了这副重担,就像一座山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是的。但她把我们接回来时,也不是为了‘浪费精力’的玩乐——她只是想着,马上就该是培养接班人的时间了。我每天都在她那里训练很久,一度让我很崩溃,我承认。”

“一开始是这样。”达芙妮的身体抖了抖。“我学得还算快,母亲也说我很有天赋;但母亲开始教我一些超前的东西,不属于我那时适合学习的内容——其中就有大脑封闭术。大脑封闭术现在开始学是合适的;但那时实在太早了。”

“立即性褪色症,一种很罕见的病症。”达芙妮一口气吐出那个拗口的词。“它会让人丧失自己的部分感知与共情能力,就像世界在面前褪色了一样——我的色盲其实也是这种疾病的并发症状。如果不经过长时间的再次刻意学习与记忆,这部分情感就无法恢复。”

阿斯托利亚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她看着达芙妮低垂的眼睛。她完全没想到,达芙妮变得冷漠的原因是这样。

“母亲对你隐瞒了。”达芙妮淡淡地说。“其实你也不是完全不知道,我记得那时我挣扎于自己的问题,与你也开始疏远——我的病症最严重时,甚至把一杯红酒泼在了你的身上。”

所以这就是她那段混乱记忆的原因咯,阿斯托利亚想。这可以的确解释她那天看到的姐姐的反常行为;但她还是有些不明白……那段记忆很不完整,这个问题还没有解决——直觉告诉她,她是不能指望姐姐主动说出来的。

“之后我上了霍格沃茨,在这里我的问题反而越来越严重了。我的努力没有起作用——我不可能再过正常人的生活,只能走上母亲为我选择的道路。”达芙妮叹了口气,“很抱歉我撒谎了,托里,我确实不是因为朋友而刻意疏远你——我那样说,只是不想让你担心我孤单的状态。”

“但我的确很担心。今年……”阿斯托利亚有些难过地看着姐姐,欲言又止;她不想出卖特蕾西将冥想盆带进学校的事。

“还有一个问题;你刚才说过这种情感能力是可以被重新学习的——那你现在的表现应该越来越好呀。”

“一开始的确有所好转——特蕾西的笑话确实能影响我。但我主动放弃了。”达芙妮靠着一旁的墙壁,“一方面是母亲的原因,她认为不多愁善感是有好处的;另一方面,我的责任也不需要太多的情谊,没有优柔寡断反而更好——而且,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学。”

“你也有!而且发自内心的情感很简单的,我想。”阿斯托利亚望着达芙妮湛蓝的眼眸。“告诉我,姐姐,你自己的想法是什么——那个在童年陪我嬉笑打闹的女孩的想法是什么。”

达芙妮叹了一口气。“我已经不再是那个自己了,利亚。我现在的想法没有什么意义……如果你真要知道的话,我也认为感情用事并不妥当。”

“我不是说感情用事。我的意思是多交朋友,和人打招呼,正常交流……就像大家一样,达菲。”阿斯托利亚坚定地说。“你可以做到的。”

“我和大家不一样,托里。”达芙妮用手撑着脑袋。“和你也不一样!你没有责任,没有罪恶,只有理想主义,这再好不过了。如果没有我,你就会去承担——我永远不想看着你被迫这么做。”

“我理解,我理解。”阿斯托利亚说。“你承担了很多,达菲,我一直都知道。但这并不是说你没办法交朋友……”

“你还是不理解,托里,一直是这样。”达芙妮喃喃自语,“也许永远都是这样——那就更好了。我不想再来一遍这种悲剧。”

“在命运无情的安排之下,我从来没有机会做出自我的选择;就算做出了,也无能为力——只会招致灾祸。”

阿斯托利亚五味杂陈地看着达芙妮的面颊,她的话语声越来越小。“姐姐,也许现在还不晚——我们还可以找回一些曾经的那个自己,起码,去试试,求你了……”

“已经太晚了,托里,早就太晚了。无论从能力上,还是客观环境上,我都没有从头再来的机会了——就算再去尝试,也只会增加我们之间的痛苦。”达芙妮说,她的语气带着一种无奈的妥协。“现在我只能顺着这条路线前行,祈祷梅林给我一个好结果。”

“如果,”阿斯托利亚深吸了一口气,“如果我早一点知道的话……我明白我不理解,但我也可以帮你,我们是姐妹……”她有些说不下去了。

“没用的,托里,没用的。”达芙妮抚着阿斯托利亚的长发,轻轻的说,“这并不怪你,如果我能作主的话——我希望你永远也不要知道。”

“你或许也感觉到了,我始终在学校保持对你的距离。”她接着说,“每次这样做时,我的心都像在滴血一般;现在你是我唯一能唤起强烈情感的对象。但我不能让我的肮脏影响你的纯洁。我们没法回到过去了——但我愿意守护你的未来,哪怕我不在你的未来之中。”

阿斯托利亚看着姐姐呆滞地盯着前方,显现出少见的脆弱模样。她想起小时候那次自己从山坡上摔下来,弄得膝盖血流不止,姐姐为自己包扎时,也是这副担忧的样子——她是个坚强的女孩,阿斯托利亚不记得看她哭过,但她的悲伤总是与自己的心相通。

突然之间,阿斯托利亚心中的其他一切想法都烟消云散了。她不再希望姐姐能回到过去的模样,也不想再管那些姐姐对自己的隐瞒;现在,她只想自己把她拥入怀中,告诉她还有自己的存在。

“我不需要你站在我身边。”达芙妮叹了一口气,“我只希望你能保护好自己,过的幸福快乐——不要像我现在这样。”

阿斯托利亚说着,一阵令人恐惧的感觉又涌上了她的心头。以后也一直会这样吗?姐姐已经失去一些情感的能力,再加上大脑封闭术的学习——她很害怕姐姐有一天会忘记她们之间的感情;这种想法让她几乎流下泪来。

“无论我失去多少感情,我都不会忘记你,托里。”达芙妮靠着妹妹的脑袋说。“高级的大脑封闭术有一个特性——就是要选一个意义重大的人作为记忆之锁的锁眼。只有靠两人之间情感的强烈联结,这种封闭术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让一切摄神取念大师都无功而返——然而,关于这个人的记忆也是最脆弱的部分,一有闪失则全盘崩塌。既是铠甲,也是破绽。”

阿斯托利亚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只是轻轻把头埋在姐姐柔软的胸脯,就像曾经她们无数次做的那样。小时候,她只是个爱把棋子到处甩来甩去、背着妈妈在山上瞎跑的小麻烦鬼;姐姐在那时就是她的守护天使了。一直到现在——她们经历了这么多。

“还有,我也会帮助你走上正常生活的。”冷静下来后,阿斯托利亚坚定地说。“我明白我们的未来不可能成为对过去的再现;但我愿意尝试其他方法。你是格林格拉斯家族的继承人——你也是我姐姐。我姐姐必须得到幸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