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巴尼亚:一个被传销毁了的“碉堡之国”

阿尔巴尼亚,对我们中国人来说,实在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国家,大多数人估计连它在哪都不是很清楚,但就是这么一个没有多少知名度的国家在1997年曾经爆出震惊世界的举国传销天雷。

我们都知道传销是一种非法敛财行为,其本质就是庞氏骗局,用后来者的钱给前面的人发利息,通俗讲就是击鼓传花,拆东墙补西墙。这通常都是一个团伙一个组织的犯罪行为,还鲜有听闻一个国家都去搞传销的。

稍微有点经济常识的成年人都知道传销的危害,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法律也都严禁本国非法传销。那么阿尔巴尼亚到底是为什么全国都陷入传销的泥潭?这个全国上下都参与的传销行为最后又导致了什么后果呢?

阿尔巴尼亚国土面积2.8万平方公里,人口280万。它位于亚得里亚海东岸,巴尔干半岛西南端,北接黑山、塞尔维亚,东临马其顿,南部接壤希腊,和意大利隔海相望。

别看阿尔巴尼亚国家不大,人口不多,但在历史上不是一个软骨头,绝不向强敌低头是他们引以为傲的民族精神。早在十五世纪,阿尔巴尼亚国家英雄斯堪德培就曾率领民众抵御了强大的奥斯曼帝国的入侵,这次战役让阿尔巴尼亚获得了“山鹰之国”的美名。

不向强敌低头大概融入他们的民族血液,在阿尔巴尼亚共和国成立后,他们的领导人也把这一精神带到了国际外交上。

恩维尔·霍查个人非常崇拜斯大林,简直到了唯斯大林马首是瞻的地步。在苏联和南斯拉夫发生矛盾后,霍查也直接宣布和南斯拉夫决裂,完全不管南斯拉夫是自己的邻邦,并且曾经帮助过自己。

阿尔巴尼亚处于欧洲,周边多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阵营的国家,恩维尔·霍查依然表现出“不向强敌低头”的民族传统,对美国抛出的橄榄枝置之不理,还和周边一众资本主义国家断交。

阿尔巴尼亚在资本主义阵营国家的包围下,死死依附于苏联。当然,一直抱苏联这个大腿,不谈利弊,至少有个同一战壕的盟友,还不算太孤单。

阿尔巴尼亚面积只有2.8万平方公里,人口不足300万,但碉堡足足有36万多个,平均下来阿尔巴尼亚的国土上,每平方公里至少有10个碉堡,每10个阿尔巴尼亚人至少有一个碉堡。

如此高的密度,就形成了阿尔巴尼亚独有的景象,无论城市还是乡村,无论山丘还是田野,处处可见大大小小的由钢筋水泥建筑而成的碉堡,阿尔巴尼亚也因此成为碉堡之国。

这些碉堡造价高昂,据说,一个小碉堡的成本可以造一套标准的二居室民宅。高成本下,碉堡的质量也是杠杠的,炸弹都很难炸开。

前几年阿尔巴尼亚开始发展旅游经济,想把一处海滩上的碉堡拆除掉,结果很多工程队都毫无办法,最后不得不聘请北约工兵部队用军用重型机械才拆掉。

36万个碉堡耗资巨大,可以说这是拖垮阿尔巴尼亚经济的导火索,也给将来发生的全民传销埋下了隐患。

1991年东欧巨变,苏联解体后,阿尔巴尼亚也由社会主义国家改制成为资本主义国家。这时,维尔·霍查已经去世,国家领导人换成萨利·贝里沙。

阿尔巴尼亚国土面积狭小,既不能发展大型农业,也没有良好的工业基础。过去依附苏联的支援,背靠苏联这棵大树,人们衣食无忧,一度还很风光。

但和苏联断交后,失去了苏联这个最大的国家经济来源,国家也没有及时发展经济,反而在国内大建碉堡,劳民伤财。加上闭关锁国,阿尔巴尼亚经济可谓风中残烛,摇摇欲坠。

贝里沙执政后,开始进行国企私有化改革,向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靠拢。但是作为一个闭关锁国40多年的国家和政府,显然缺乏对世界局势的了解,更缺乏改制的经验。

由一群闭塞腐败官员主持下的国企私有化改革,显而易见的是国有资产流失了,但钱也没落到实处。很快,国家变得既没有资产也没有资金,更加一穷二白。

国家要发展,没有资金肯定举步维艰。贝里沙为稳固自己的统治,采用了一个饮鸩止渴的办法,他以国家信用为担保,通过私募公司向国内民众发行基金。

阿尔巴尼亚民众一是长时间在狭小封闭的国度生活,没有多少金融知识;二是也习惯了靠他国援助躺着过日子,面对高额利息,纷纷心动,人们排着队把自己手里的钱交到这些私募基金手里。

用民间闲置资金帮助企业发展,企业获得发展的资金,民众得到利息回报,本来是双赢的好事,但随着民间筹集资金的增多,有些募资公司和企业就动了不良念头。

逐利是资本的天性,尤其是面对高额利润时,资本更是可以放弃底线,铤而走险。为了追逐利益,这些目的不纯的募资公司开始采用金字塔式集资,通过提高收益率来吸引新储户,以借新还旧的方式维持公司运转,这就是人们熟知的庞氏骗局,也是阿尔巴尼亚传销的开端。

我们知道庞氏骗局一旦开始,就必须要有源源不断的新资金注入,否则资金链就会断裂。因此,为了争取人们手里的资金,各大私募纷纷提高利息,利息从百分之十,到百分之二十,甚至夸张到不可思议的百分之一百。

一时间,阿尔巴尼亚全国上下都沸腾了。丰厚的利润让所有人眼红,工人不再安心干活,而是卖掉房产,投入基金,坐等高额利息。农民停止了农作,变卖家畜,抵押田地,将所有资产变现成钱存入到私募基金。

原来募资安心做实业的企业看见私募基金如此赚钱,也逐渐心态失衡。一些企业放弃主业,开始转做金融、外汇等赚钱的投机项目,到后来,更是不惜触犯法律,进行偷渡、贩毒等走私活动。

到1996年,总人口只有200多万的阿尔巴尼亚,传销式募资公司就有100多家,阿尔巴尼亚成了名副其实的传销之国,整个阿尔巴尼亚陷入了一种疯狂状态。

我们知道,没有实体经济增长的支持,高额利息是不可持续的,庞氏骗局从开启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它会有破灭的那一天。

1997年1月,阿尔巴尼亚两家私募大公司宣布破产。一石激起千层浪,挤兑风潮瞬息全国爆发,人们从当初排队去私募公司送钱转变成排队去要钱。

从来没有真正收入的私募公司根本没有资金支付给人们,他们选择最原始的一招,卷包外逃。昨天还在做发财梦的阿尔巴尼亚人,一夜之间变得一贫如洗。

失去所有财产的人们怎么会甘心?愤怒的人群走上街头抗议这种诈骗行为,要求政府赔偿损失。街头迅速升级,不少地区甚至开始爆发武装冲突。

如此危机关头,贝里沙政府没有想办法如何缓和国内矛盾,而是粗暴地派部队去。但是不少的军人也是受害者,他们的亲人有的就在队伍中。

因此,派出的军人一部分选择逃走,一部分临阵倒戈,带着武器加入到队伍中,有的士兵甚至将坦克开回自己家。

士兵的逃逸以及大量武器流落民间这些都成为了不稳定因素,国内一片混乱。一些不法分子乘机作乱,他们抢劫银行,攻击政府机关等。最后,监狱开始暴乱,监狱里的犯人逃出监狱,公然走到街头也无人管制,阿尔巴尼亚整个国家彻底失去控制。

事件发展到这种地步,贝里沙政府已无力回天。国防部长带头跑路,总统贝里沙自己也乘船逃到亚得里亚海。国家主要领导人一跑,阿尔巴尼亚国内陷入无政府状态,各方势力是大打出手。

除此之外,流失到民间数以百万计的武器,仅轻重机枪就接近七十万支,子弹15亿发。这些散落在民间的武器给社会治安带来巨大的隐患,甚至波及到周边欧洲各国。

这场由传销引发的危机,使得阿尔巴尼亚经济一蹶不振,阿尔巴尼亚也因此成为欧洲最贫穷的国家之一,直到今天都没有复苏的迹象。

因为国内没有多少企业,现在阿尔巴尼亚三分之一的人口在意大利、希腊等地打工,阿尔巴尼亚的经济也主要是靠这些在国外打工人的汇款支撑。

从阿尔巴尼亚的这次传销危机中,我们可以看到,指望不劳而获,一夜暴富,不管个人还是国家都容易迷失在别人的骗局里,从而给自己带来无法挽回的损失。

在各种诈骗手段层出不穷的今天,我们要时时谨记,脚踏实地,勤劳致富,才是一个人和一个国家的正确道路。因为天上掉下来的财富,往往不是馅饼,而是陷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