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在中超屡屡成为主角的VAR究竟应如何使用?

在最近的几年间,VAR成为了球迷频频接触到的一个词,尤其是中超全面使用VAR后,已出现多次争议事件。都在讨论VAR,但大家对VAR是否足够了解呢?通过中国足协技术部翻译整理的资料,一起来看下。

第一层解释为,视频助理裁判员(通常也被称为“视频助理裁判”),与位于边线的助理裁判以及位于中线的第四官员一样,都是协助主裁判进行判罚的比赛官员。由现役裁判员担任,其职责是通过回放视频向裁判员提供信息,协助裁判员纠正改变比赛走势清晰明显的错漏判,提高判罚的准确性。

2016年3月,国际足球理事会通过了为期两年的“针对改变比赛走势的明显错漏判事件进行视频协助”的现场试验项目。

2016年12月15日,世俱杯半决赛,鹿岛鹿角3:0战胜国民竞技的比赛中,裁判依据VAR判罚点球,这是第一次在国际足联认定的比赛中利用VAR系统。

2018年6月16日,2018俄罗斯世界杯小组赛C组的一场焦点战在法国与澳大利亚之间进行。本场比赛诞生了世界杯历史上第一个通过观看VAR的改判。

每场比赛,1位视频助理裁判和3位视频技术员在位于莫斯科国际广播中心的一间视频操作室中观看全部12座球场内的所有镜头信号。

视频助理裁判团队有权查看每座球场中的33个电视转播机位的画面,其中8个超慢动作摄像机位,4个极慢动作摄像机位。此外他们还能查看专门用于判断越位的摄像机画面。

淘汰赛阶段,2台极慢速摄像机安放在球门后以供VAR团队使用。慢动作回放主要用于协助分析客观情况,比如确定犯规时身体接触的部位、犯规地点等。常速回放主要用于协助分析主观因素,比如确定犯规严重程度、是否故意手球等。

VAR通过上方监视器查看主机位画面,通过下方监视器中的四格画面核实和回看事件。他负责领导VAR团队并与当值主裁进行沟通。

AVAR1会将注意力集中在主机位画面上,他将一直与VAR保持沟通,如果场上有需要进行核实和回看的事件,他会第一时间通知VAR;

AVAR2是专门负责观察越位的助理裁判。他会预测和评估潜在的越位情况,帮VAR提高工作效率;

AVAR3会将注意力集中在电视转播画面上,帮助VAR评估相关事件,并保证VAR和AVAR2在越位问题上沟通顺畅。

VAR(和裁判员)必须问自己的问题不是“这个判罚决定是正确的吗?”, 而是“判罚决定是否明显错误?”

几乎每个人(球员、教练、媒体、球迷等)都会同意这是清晰、明显的错误(很少或没有讨论/ 辩论)。如果裁判员看到回放的视频后,就会立即改变自己先前的判罚决定。

在“明显错漏判”定义中新增“清晰”一词,即“清晰明显的错漏判” – 以此帮助判定“灰色” 区域,加以强调视频助理裁判不应纠结(或意图“找出”)轻微的技术性犯规(如拉扯/推搡)。

查看:VAR应自动查看所有涉及到改变比赛走势的四种情况的事件(进球、点球、直接红牌、处罚对象错误)。裁判员可以被告知“查看”正在操作间内进行着。

回看:裁判员通知VAR,或VAR建议裁判员(通常是在“查看”的基础上)某个判罚或事件需要进行“回看”。

“查看”与“回看”两者有着重要的区别。VAR在比赛中应不断进行“查看”工作,主要在幕后进行;而“回看”是正式地和让公众都知道。

只有造成进球/点球事件/破坏明显进球得分机会的这一阶段应进行回看分析。即从攻方球队最后控球并开始进攻后造成进球或点球事件的这一阶段。

若比赛停止时,此前可能发生了需回看分析的事件。裁判员必须阻止比赛恢复,直到做出是否回看分析的决定。

若比赛仍未停止,裁判员希望发起回看分析,或视频助理裁判员建议进行回看分析,则应尽快在比赛发展至“中立”区域/情境时停止比赛,即双方球队均无良好进攻机会。

足球竞赛规则第5章不允许裁判员在恢复比赛后更改此前的判罚决定,因此若在出现可能需要回看分析的事件/犯规停止比赛又随之恢复后,不得再次回看分析。除非出现了“遗漏”的红牌犯规(破坏明显进球得分机会和第2张黄牌犯规情况除外)。

如果初始的反馈/感觉是最初的判罚决定可能被改变,那么裁判员就必须做出电视屏幕的手势信号,这将告诉每个人正在进行一次回看分析,并且判罚决定有可能改变。

只有裁判员可以发起“回看分析”。每当发起回看分析时,必须使用“电视机手势”信号, 最后的决定总是由裁判员做出。

队员和球队官员不得围堵裁判员或企图干扰影响需回看视频的决定、回看视频的进程或裁判员最终的决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